瓜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瓜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繁华泪洒长安城-【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37:14 阅读: 来源:瓜子厂家

################################(叶府内)#######################################

“我这一世只娶叶氏。”叶咏絮躺在床上,回忆着太子殿下的话,脸上泛起羞怯的红晕。叶咏絮,护国大将军叶啸之女,长得甚是美丽。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纤腰婀娜,拘束得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的蜂狂蝶乱。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太子,当今圣上最宠的一个儿子,不知为何说了这么一句话。放眼整个长安城,又有谁配得上那尊贵的太子?叶咏絮,这是所有人的答案。

太子殿下,叶咏絮暗暗想着,我一定会让你幸福。不知不觉,夜深了,困意倦倦袭来,叶咏絮沉沉地睡去了。

一早,叶啸便传见叶咏絮。叶咏絮急急起床整装。“絮儿!”叶啸坐在前厅喊着,脸上挂着宠溺的笑。“不知父亲大人为何急着见咏絮?”叶咏絮问着,“絮儿,明日你便会成为太子妃了,快去好好准备。”叶啸开怀大笑,似乎已经看见了她的女儿前程似锦。“是。”叶咏絮笑笑。“我女儿的嫁妆不可寒酸,必是十里红妆,絮儿,快去买,把整座长安城买下来也不妨。”叶啸朗声大笑,他,很开心。

叶咏絮不太喜逛街,吩咐了侍女主管去办。自己则在房间里想着如果去了太子府,自己会不会不合礼数。喜服顺利的买了回来,金绸缎,银丝线,绣着淡烟流水,花飞千重。夜深了。“红儿。”叶咏絮轻唤着自己的贴身侍女。“小姐有什么吩咐吗?”门口传来一声回答。“并无大碍,我想去走走。”接着,叶咏絮将门打开,抬头看了一眼。夜色渐深,苍白的月牙悬挂在西方天穹上。“需要红儿陪着吗?”红儿小心的问着。“不用了。”叶咏絮摆了摆手,她只是太紧张而已,想去散散心罢了。

“真的不用吗?”红儿似乎有些顾虑,小心地问道。“不用了。叶家的嫡女,皇家的儿媳,谁敢来惹我。”叶咏絮指指自己腰间的腰牌,小声道。“嗯。”红儿点了点头,侧身让开一条路。叶咏絮优雅穿过,走在长安城的大街上。她穿着素色衣裳,一个人静静地屹立在一家客栈门口,就像一朵优雅的荷花,在月色里悄然开放。“不知为何,头总是有些疼。”叶咏絮揉揉酸疼的额头,有些纳闷。慢慢走着,依然是迷失了方向,“哎”叶咏絮叹了口气,“早知道就让红儿跟着了”。不知不觉,叶咏絮走到了一座湖边。

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浮光跃金,碧波浩荡。微风吹皱了湖面,涟漪一圈一圈扩散开。湖边绿柳成荫,草木葱茏,飞鸟惬意地掠过,惊起一池春水。虽已是夜晚了,湖边的光景依然美艳。叶咏絮坐在一块光滑的大青石上,理了理衣角。侧耳聆听,不远处似乎有些骚动。叶咏絮不惧,只是静静地坐着。前方人头攒动,渐渐的,近了。“姑娘一人独坐于此,可有什么心事。”身后传来一声问候,温润而清淡的嗓音缓缓地涤荡在冰冷的夜风中。叶咏絮一惊,转头一看。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站在她的身后,悄无声息。“没什么。”叶咏絮淡淡地回了句。老人问着:“姑娘,老朽可否坐在这里。”说着,指了指叶咏絮坐的那块巨大的大青石。“当然。”叶咏絮让出了许多位置,向左移了移,老人也坐了下来。“老伯伯,你为何这么晚还出来。”叶咏絮问着,“我啊,是异乡人,来蜀国看看。对了,你对蜀国国君有什么看法吗?”“我没见过他,但他爱民如子,是世上少有的明君。”老人听得眉开眼笑,赞许地点点头。两人畅谈许久。末了,老人问了叶咏絮的名字。“叶咏絮,护国将军之女。”叶咏絮笑着离去了。

一早,将军府上上下下忙着叶咏絮的婚事,梳妆,抬轿,敲锣打鼓,很是热闹。叶咏絮坐在轿子中想着昨晚那风趣幽默的老者,以及他饱含沧桑的目光,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这是宿命。”叶咏絮想着,竟隐隐有些不想嫁与太子了。“停轿!”前方传来一声喊叫,轿子也随之停下了。叶咏絮由侍女搀扶着向前走。“站住。”后面传来一声怒喝。叶咏絮一回头,声音的主人竟是昨晚的那位老者!

叶啸愣了愣,随即破颜微笑。“原来是皇上啊!”“啥!”叶咏絮将头上的发巾扯下,那老者竟然穿着橙黄色的九龙纹袍!“皇……上……!”叶咏絮隐隐有些结巴,昨晚她对皇上如此不敬,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咏絮。”皇上笑着对叶咏絮招招手,叶咏絮急忙小跑过来行了个大礼。一旁的太监扯着尖细的嗓子高声叫着:“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护国大将军叶啸之女叶咏絮贤良淑德,国色天香,特封为三品昭仪,钦此!”“什么!”

叶咏絮不觉觉得脚软,身子一歪便要倒下去,她,成为后宫的侍妾了!她,才不要!后宫之争,风云残卷,谁能保证她哪天不会不明不白地就死了?皇命难违,叶咏絮尽管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舒身跪谢了。她,直接被带回了皇宫,只留下愣在原地的众人,以及不知所云的叶啸。这,就是宿命吗?她,宁愿不要,只想永远陪在父亲叶啸身旁,永享天伦之乐。叶啸愣在原地,紧紧地攥着拳头。护国将军又如何,敌得过皇上吗?事情很快传遍了长安城,百姓们都对这个原本颇为喜欢的女孩议论纷纷。

“迷惑了太子,又去勾引皇上,不知道是个多妖媚的小狐狸精。”“我看,八成不是什么好人,能让皇上倾心于此,有几分本事吗!了不得!”“说不定是秦国派来的奸细!皇上从来没有这么大动干戈地娶一个女人。”“就是就是,贱人!”…………

叶咏絮坐在轿子里听着路人的议论,摇了摇头。事实,才不是这样!叶咏絮讲纱帘拉起一角,看着天空。远处的天空,灰蒙蒙的,似乎泛起了一丝浅浅的灰白色,像是曲终人散时戏子脸上的残妆,无论何时,都带着几分悲凉的美感。

#####################################(后宫内)#################################

后宫里早就炸开了锅,纷纷讨论着叶咏絮。高大的凤椅上坐着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子。高高的发鬓,装点着水红色的流苏,一直垂到肩膀上。眉心绘画着一朵鲜红的,只有拇指大小的优昙花。上挑的凤眼,带着不可一世的狂傲。红唇饱满,仿佛一朵绽放到极致的娇艳玫瑰。她,就是后宫有名的“优昙皇后”!手段毒辣,一丈红是她最常用的惩刑。同华妃无异。

“启禀皇后娘娘,皇上带着那叶咏絮回来了。”一个小太监扯着嗓子喊道,声音凄凄惨惨。“砰!”皇后将手中的银如意茶杯朝小太监劈头盖脸地砸去,又“轰”地一声推翻了茶桌。原本叽叽喳喳讨论着的妃子们立刻停下了,几秒呆滞后,纷纷朝后倒去。现场,安静极了。“狐狸精!”皇后怒喝一声,“看本宫怎么收拾你!”众人纷纷附和。借皇后之力铲除一个强有力的后宫劲敌,何乐而不为呢?

叶咏絮静静地走在通往飞絮轩的路上,有些心不在焉。脚一歪,差点摔在湖里。“昭仪娘娘小心。”红儿提醒着。呵,现在,都叫我昭仪娘娘了。叶咏絮想着,加快了脚步。回到飞絮轩里,叶咏絮那颗狂躁不安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但她有一种预感,一定会出事!

天空中露出一丝浅浅的光,将灰霾的地平线缓缓照亮。叶咏絮起床整装,着了一身深兰色织锦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盈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华髻,仅插了一支梅花白玉簪,显得清新优雅。叶啸托人带了些财物给叶咏絮,还有一封,一封书信!叶咏絮拆开,里面大意是:既然已经进宫了,就要认命,好好保护自己。叶咏絮顿觉心灰意冷,仔细想想,父亲也确实没有什么办法。

中午,皇上来飞絮轩用了膳,将叶咏絮升为了一品昭仪。皇后渐渐沉不住气了,晚上宣了叶咏絮觐见。皇后让叶咏絮站在东边,冷风阵阵吹进来,吹得叶咏絮心烦。“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因时间缘由迟迟没来向皇后行礼,还请皇后恕罪。”叶咏絮俯身行礼,皇后慢悠悠地喝着茶,丝毫没有要将东门关上的意思。叶咏絮就这么站了半个时辰,皇后才动了动朱唇,朱唇白齿,一张即合,“起来。”“谢皇后娘娘。”叶咏絮舒了舒腰,不料皇后将一杯滚烫的茗茶泼了过来。“啊!”叶咏絮一声惊叫。

“叫什么!属狗的吗!”皇后不耐烦地蹙了蹙眉,“真是可惜了这杯茶。”已是冬天了,叶咏絮身上的热茶很快冷却,冰冷刺骨。不料皇后一改刚才的嘴脸,温柔地笑了笑,“妹妹,姐姐刚才手抖了,你能原谅我吗?”“臣妾不敢。皇后娘娘这说的是什么话,您母仪天下,肯定有些劳累。”好个伶牙俐齿的女子!皇后想着,让自己的宫女拿了件大衣来给叶咏絮披上。“不骄不躁,好!”皇后似乎很赞许叶咏絮,又叫道“赏!”一位宫女拿着一杯香糯清甜的玉液走了过来。

叶咏絮颤着手缓缓接过。“这荷花清露娘娘都舍不得喝呢!还不谢恩”一旁的宫女厉声道。叶咏絮忙跪下来谢恩。“快喝!”宫女提高了声音。“是……是……”叶咏絮颤颤巍巍地端着杯子,喝了下去。皇后看着,满意地笑了笑。“时间不早了,本宫要歇息了。”皇后说着,走远了。叶咏絮怎么会不明白,那荷花清露一定有问题!回到飞絮轩,叶咏絮请了个心腹太医来看,竟查不出半点问题。不会就这么过去了的。叶咏絮想着,后几日头渐渐有些疼,后来竟常常发疯,太医诊断是失心疯。皇上难过地摇摇头。最后,叶咏絮失足淹死在了湖里…………

三个月后,皇后一人正在祠堂礼佛,宫女们都被她吩咐守在外面。“呼呼呼”天气突然大变,皇后正转身想走,“砰”地一声,门,关上了!“谁!”皇后警惕地向四周打量。有一阵风吹来,灯,全灭了!霎时间,电闪雷鸣。皇后只觉一阵冷风从脚底泛起。四周响起了一阵高过一阵的低鸣声,似无数亡灵在不断哭泣。“救命啊!”皇后大叫一声,踉跄了几步,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她向墙角躲去,身体哆嗦着,原本飘逸的秀发散乱了,鞋子脱落了一只,衣角也破开了,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伤疤,样子狼狈不堪。就是让皇上来认识也不能认出这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吧。

“皇后,你还记得我吗?”一阵空洞无力的声音响起。“叶咏絮!”皇后惊慌地大叫着,向后不断倒去。“你也有这一天。”又是一个声音,“曹月!”皇后叫着……空气中浮现出无数双眼睛,不错,这全是被皇后用荷花清露害死的亡灵。一双眼睛令皇后无比熟悉,那目光透着凄凉,像散发着凄冷光辉的钻石,美而绝望。“叶咏絮!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皇后凄惨地大叫,用尽全力向叶咏絮猛扑过去,却,却什么也没有抓住。但她这一扑,无谓是送羊入虎口。所有亡灵都在等着她呢。血,染红了夕阳……

叶咏絮并没有加入进去,她想着,就算杀了皇后又能如何呢?她,已经是一个万劫不复的厉鬼了!坠花凐,湮没一片繁华。长安城,是一个,她爱过,恨过的地方…………繁华泪洒长安城。

鬼姐姐热销第一神作,推荐指数:★★★★★★★★★

《恐怖高校》

---- 作者寄语:叶咏絮:我出场费很贵的。那个校园剧组的柳语嫣算什么! 柳语嫣:宫廷剧组的,你说谁呢! 皇后:不打赏者,皆赏荷花清露! 芙蕖:是叫你们来要打赏的,不是砸场子! (柳语嫣是 校草争夺战 里的,大家有空去看看。求打赏啦,跪谢)

重庆无痛人流医院哪家好

北京哪个医院祛胎记比较好

孝感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哪家好

青岛白癜风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