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瓜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心有大爱的乡村教师爱别人的孩子胜过爱自己的孩子

发布时间:2020-10-15 03:41:22 阅读: 来源:瓜子厂家

王玉红老师在给孩子们上课。

天津北方网讯:1月16日,万米高空。在三亚飞往天津的航班上,乘务员开始播报信息,隆重介绍刚刚获得马云公益基金会表彰的25位乡村教师。他们载誉而归,途经天津,明天就将各奔东西回归家乡,继续投身于繁忙的乡村教育事业。

客舱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乡村教师们配得上这份荣耀。

自2016年起,每年“腊八”,马云公益基金会都在三亚表彰乡村教师和乡村校长。他们来自全国连片特困地区及国家级扶贫县,长期扎根基层默默奉献。今年,获得表彰的是101位乡村教师和20位乡村校长,其中25位在归家途中选择在天津中转,与记者同机巧遇。借着难得的机会,记者走近他们,聆听并记录他们在祖国四方绽放生命之光的故事。

单人独校的坚守

河北省青龙满族自治县安子岭乡有一个榆树林子教学点,坐落在山坡下的村部里。一间不大的教室,加上门前几十平方米的小院,零零散散有些荒草,到了冬季就光秃秃的。教室里没有电脑、投影仪等先进的设施,桌椅都是使用十几年甚至二十多年的“老古董”,墙壁斑驳,黑板还有裂缝。

为了就近入学,附近榆树林子村的居民们都把孩子送到这个教学点。20多个学前班、一年级、二年级的孩子聚集在一起,唧唧喳喳,有些吵闹。照顾这样一群孩子可不容易。然而更不容易的是,这个教学点仅有一位老师,她就是王玉红,自2009年起,她已在这个教学点坚守了10年。

王玉红还记得第一次来到教学点的情景,一进教室她就发现没有顶棚,屋子漏风,桌椅板凳搬起来就掉腿儿。一群脏兮兮的孩子,不管上课还是下课,都是乱糟糟的。当时看到这种情况,她有些后悔来到这里,但是二十几双天真无邪的眼睛盯着她,眼神里充满的全是期待和惊喜,“我要是转身离去,他们该有多么伤心啊!”王玉红想到这里,便决定留下来。

由于桌凳破旧,孩子们稍不注意就会摔倒。王玉红在家里准备了一些木楔,带到学校加固桌椅。她的丈夫也来到学校,帮忙干体力活儿,临到冬季,帮着把窗户钉上,免得寒风刮进来冻着孩子和妻子。两人一起修修补补,丈夫还调侃她“你要是在榆树林子教学点时间长了,会和我一样成为一个木匠”。听到这句调侃,王玉红莞尔一笑。

她何止是一个木匠!她还是一个送水工。教学点有一口井,但是水量少而且浑浊得根本无法饮用,有时打上来半桶水,放上半天也还是浑浊的。以前,这个教学点都是学生自己从家里带水,可看到这么一个个背着书包都让人感觉吃力弱小的身躯,王玉红心疼孩子们。

她决定自己给孩子们背开水。她先在家里把水烧开、放凉,然后用干净的大可乐瓶、塑料桶带到学校,供孩子们饮用。一段时间后,家里所有能装水的器具都被她带到了学校,家人想找个干净的空瓶都找不到。

单人独校,孩子们小,大多数都是留守儿童,又是复式班教学。所有的工作都得王玉红一个人承担,工作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在学校里,她不只是老师,还兼保安、保姆、家长、医生,还是孩子们的好朋友。她弱小的身躯散发着无限光芒,家长们被感动得纷纷前来帮忙。大雪过后的第二天一早,校园门前的路总是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开学之前,通往厕所的道路两旁的荒草也被拔得干干净净。那都是家长们静悄悄干的。

在孩子们的眼里,王老师每天都穿戴得整齐而干净。她在为孩子们树立一个榜样。她说:“在孩子们的心中,老师就是一个标杆,他们会学着你的穿着打扮、言行举止而成长。”潜移默化之中,孩子们也变得懂礼貌了、爱干净了,再也不唧唧喳喳、吵吵闹闹了。在王玉红的教育引导下,榆树林子村的孩子,不论是学习成绩还是精神面貌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得到了学生家长们的好评。

一个人当老师是苦闷的,因为没有同龄人可以交流。每天面对沉默的大山,重复而又单调乏味。她不是没有想到离开,但是,现在这些孩子们早就把她当成无话不说的大朋友了。只要是周末休息日后的开学,孩子们就会抱着王玉红的大腿说:老师,我想你了!听到孩子们这样说,看着他们纯真清澈的眼睛,她真是再也不想离开了。

十年的坚守,迎来了今日的绽放。王玉红被马云基金会列为受表彰的2018年乡村教师,受邀到海南三亚接受颁奖。第一次走在软软的沙滩上,看到南方蓝蓝的大海,她多想当场就把照片传回榆树林子村教学点。可是,那里没有通信设施,没有大屏幕。她手中的手机,是这个教学点里最先进的教学设施了。

三亚之行,王玉红第一次看到了儿童绘本,在城市孩子们的眼里,这些绘本再正常不过了。然而,在榆树林子村教学点,没有一个孩子曾见过绘本这类读物。

她带回了一本《昆虫记》,想让山村里的孩子们长长见识。

爱自己的孩子太少

在宁夏海原县九彩乡中心学校,除了玩耍的孩子,总能看到一个头戴帽子、行色匆匆的大高个儿回族女教师,她就是马彩虹。走起路来,她恨不能两步并作一步,恨不能一步跨入教室,恨不能将所有时间都用在学生身上。

2001年,马彩虹初中毕业,她特别羡慕老师这个职业,就放弃了读高中的机会,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固原民族师范学校。进入学校时,毕业生还是包分配的,能到附近县市里的学校当老师。但当马彩虹毕业时,已经不包分配了,工作需要自己找。当时,大专毕业的学生已经多了起来,而中专学历的她想在县市学校里找一份教师的工作已经困难了。

但她就是这么执著,坚持想做一名教师。

2004年,她回到家乡,被村里的小学教学点聘为代课教师。没有编制,每月收入仅200元。站在了梦想的三尺讲台上,她才发现这微薄的收入难以支撑她的理想,周围的村民都比她的收入高,她的心理出现了落差。

2007年,邻居要带孩子去照相馆拍照,马彩虹的孩子当时已四个多月大了,却连一张照片都没有。邻居问她,您要不要也带着孩子去照一张?马彩虹却犹豫不决,面露难色,拍照片需要10元钱,可她这位代课教师连这10元钱都拿不出,只得开口向邻居借了10元钱给孩子拍了照。至今忆起当初的场景,她语气哽咽,眼含泪花,对孩子的那份愧疚让人为之动容。

微薄的收入不能支撑理想,坚守的她要付出更大的耐心。那两年,她每月收入仅二三百元,而自己的孩子还小、花费挺多。“困难的时候,我舍不得花钱,一个冬季只有一条裤子穿。”马彩虹介绍说。

即使在教师这份自己热爱的职业上,她也是连遭打击。为了成为一名正式教师,她自考了大专文凭,连续两次在教师招考中名列前茅。然而,由于当地教育部门不承认“二次大专”,只招收第一学历为大专以上的应考者,她因为学历的问题,被教育部门拒之门外。

她极度灰心,甚至想过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正式教师了。收拾好失望的心情,她又继续开始了代课教师的工作。

她有三个孩子,两次临产都是从讲台上被家人送进医院。为了继续工作,她带着两个多月大的儿子住进了学校,上课时由6岁的女儿看护。她把学校当成了家。“我们学校的孩子上学不容易,有的是翻山越岭两个小时以上才到学校的,我不能让他们耽误学业啊。”马彩虹这样说。

她的同事“零角”说,马老师有三个孩子,但她并没有为让自己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而离开乡村。爱自己的孩子是母亲的天性,爱别人的孩子则是教师的伟大。下了晚自习,当别人都回宿舍休息时,在办公室里依然可以看见马老师在低头备课、批改作业的侧影,她身边靠着的小男孩儿已迷迷糊糊地进了梦乡。在他的梦里,应该是躺在妈妈温暖怀抱里了吧。

她的孩子们深知母亲的不容易,大女儿奋发图强,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城最好的民族中学,这让马彩虹感到分外欣慰。她说:“我把几乎所有的耐心和精力都给了学生,到家已经没有任何耐心了。我给自己孩子的爱太少、太少了。”

2013年,当地政府给了长期代课教师考试转正的机会,马彩虹以全县第四名的成绩进入面试,最终成功转正,圆了她多年的梦想。

这次三亚之行,马彩虹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看大海、第一次住星级酒店……感恩、感激、感动。她说:“没想到,还有人在关心着我们、惦记着我们……”

想法留住乡村教师的校长

此次马云公益基金会表彰了20位乡村校长,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巴克什营中心学校的校长王春志就是其中的一位。乡村教育的难题在哪里?王春志指出,乡村学校一般位置偏远、设施落后,所在区域财政吃紧,收入不高。首要问题是留不住人,留不住乡村教师。

而为了留住所在学校的乡村教师,王春志用尽了方法。2014年7月,王春志调任滦平县马营子中心校校长。当时学校有许多刚刚入职的特岗教师,他们是师范院校毕业生,满怀着幸福感与希望来到偏远的乡村学校。几天下来,面对大山,面对枯燥的业余生活,他们对教育的兴趣渐渐变淡。有的人一周之后就离开了学校,再也不回来了。

针对年轻教师的实际情况,王校长没有向他们灌输终身奉献乡村教育的思想,而是先给他们改善生活,装上太阳能热水器让他们能洗澡,再配备一些乐器,组织丰富的业余活动。在事业上他对教师们进行引导,让乡村教师在农村教育的沃土上看到奋斗的曙光。年轻人有了目标,就有了奋斗的方向,不用扬鞭自奋蹄。学校为他们的成长广开绿灯,年轻人奋勇争先地工作,又为学校带来了一片生机与活力。

此次获得马云公益基金会表彰的20位乡村校长,所在学校可以获得30万元的资金扶持,用于改善教学条件。王春志校长说,这30万元,首先要提升学生宿舍的条件,现在学生们住的都是大通铺,是由原来的教室直接改造而成的;其次要把音乐教室、舞蹈教室建设起来;最后要把学校的操场由水泥路面改成沥青路面,画上清晰的跑道。30万元可能还不够用……

一个人和一个公益基金会的作用毕竟是有限的。中国有广大的乡村、更多的乡村教学点、更多的乡村教师,政府的实际扶持措施不能缺位。对马彩虹老师来说,在职称评定中,教育部门始终不承认她此前十年代课教师的从业经历,这让她很伤心。她所在的学校,早餐只给每位学生发一个煮鸡蛋,即便这样,还有学生舍不得吃,藏起来带回家给弟弟妹妹吃。王玉红所在的榆树林子村教学点,院子里的水泥地因年久失修已变得坑坑洼洼,孩子们一不小心就会摔倒而伤及身体……种种现状表明,支持乡村教育事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政府和全社会拿出更多的力量来参与、投入其中,才能让乡村教育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太原白癜风医院乘车路线

广州治疗白癜风

治骨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