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瓜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男婴笔会童心写作17年

发布时间:2020-07-13 10:25:36 阅读: 来源:瓜子厂家

这是男婴笔会去年11月的一次合影,当时他们正在创作《幼儿画报》的故事。前排坐着的是白冰,后排为刘丙钧、金波、高洪波、葛冰(从左至右)。

《保卫萝卜·神器战士故事系列》赶在“六一”前面世了。你能想象得到吗?这套书的文字作者是五个老头儿,他们的岁数加起来有300多岁了,最大的81岁,最小的58岁,他们有个统一名号“男婴笔会”。这个名字从诞生到现在已有17年,堪称中国儿童文学史上之奇迹。

81岁金波绰号“白天鹅”

男婴笔会的核心成员包括金波、高洪波、白冰、葛冰、刘丙钧,全是国内出色的儿童文学作家。

17年来,他们主要专为《婴儿画报》《幼儿画报》等低幼刊物写稿,他们笔下诞生的一系列形象,“红袋鼠”“火帽子”“跳跳蛙”“乐乐”“悠悠”“嘟嘟熊”“草莓兔”“叮当狗”“呼噜猪”等,已经融入了孩子们的生活。这些年非常火爆的《植物大战僵尸》系列图书,也是男婴笔会创作的。

金波今年81岁,他的作品有纯净之美,在男婴笔会享有“白天鹅”美称。刘丙钧爱睡觉,被大家叫作“笨小熊”。年龄最小的白冰说了,“我经常欺负他们,大家叫我‘火帽子’,说我像那个小家伙一样爱发脾气,爱生气。”迄今为止,高洪波、葛冰还没绰号。

1998年,葛冰还是《婴儿画报》主编,经常向这帮热爱儿童文学的大作家们约稿,大家于是就两三个月聚在一起开一次笔会,给婴幼儿写“作业”。高洪波回忆说:“我们非常偶然地聚集在了一起,起初是无意识地完成一项任务,写些温馨童话、睡前故事、小诗或者优美精短的小散文。”慢慢地,笔会成了一个固定形式,高洪波于是突发灵感,起了个非常好听的名字——“男婴笔会”。

17载携手,团结如一人

男婴笔会最多的时候有十几人,但核心成员一直是这五位“男婴”。17年携手走过,五位“男婴”其实早已变成了“一个人”。“我们五个人都到齐了,才能安安静静地写作。”白冰说,如果谁生病没参加笔会,大家话就少了,情绪也会低落。

葛冰说:“我们一直都是合力创作,我写的《保卫萝卜·神器战士故事系列》中的一些故事,虽说书上署名是我,但儿歌是别人写的。”比如那首《萝卜歌》就是高洪波的手笔,“萝卜红/萝卜白/萝卜讨厌小妖怪/我们都是小精灵/人人见了人人爱。”

高洪波也说,每本书都有共同创作的成分在里面,“经常是我们互相帮助构思,一个坎儿过不去了,大家七嘴八舌出主意,无意识的一句话,锁就打开了。”

五位“男婴”中,除了葛冰没有专门创作过诗歌外,其他四位都给孩子写过诗,出过大量诗集。但这四位“男婴”都认为,在故事性这方面,葛冰更强,“葛冰是写《蓝皮鼠大脸猫》的,他写的东西画面感强、动作性强,每当我们的故事进行不下去的时候,都是他来出主意。”高洪波说。

“男婴”们习惯于边创作边朗诵。为了寻找到语言内在的韵律美,大家一次次朗诵,听着不顺耳就一遍遍地改。“高洪波尤其愿意把自己作品读给别人听,读的时候就跟登台表演一样,批评或者表扬,他还会脸红。”白冰笑说。

保持孩童心态不落伍

17年来,世界在变,孩子们所思所想也在变,男婴笔会却没有落伍过。“孩子们爱玩什么,我们就玩什么,我们一直保持一种儿童心态。给孩子们写东西,不能有任何说教。”金波说。

在白冰的记忆中,开笔会的时候,总会有一些即兴游戏突然冒出来。“记得有一个春天,金波老师说,有一种花叫丁香花,谁找到六瓣的丁香花,谁就会很幸运。”五位“男婴”迅速投入战斗,在丁香树下转来转去,都想成为那个最幸运的人。结果,还是金波有经验,一下子找到了两朵,这个美好的场景,后来被他写进了一篇散文里。

很多孩子如今爱在网上玩游戏,“男婴”也得玩呀,他们管这叫“深入生活”。白冰说,在写《植物大战僵尸》系列、《保卫萝卜》系列之前,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编辑就把游戏下载下来了,“我们用iPad玩,高洪波经常玩到深夜,还被老婆训斥,你到底还睡觉不睡觉了?”其实白冰也未能幸免,“我老婆觉得我不务正业,整天玩游戏。”

五位“男婴”爱玩儿,但不仅仅是为了玩。“玩游戏后再写书,我们其实更希望像中少总社社长李学谦、张楠主编设想的那样——让孩子们从指尖游戏转到心灵阅读。”白冰说,从《植物大战僵尸》到《保卫萝卜》,最大的意义就在于让孩子们不变成怪物,“我们的孩子如果只会玩游戏不会看书了,早晚会成为怪物。”(记者 路艳霞)

海南工作服设计

昆明订做西服

十堰订做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