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瓜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伊春陈庆霞被关太平间官方称系考虑维稳-【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52:10 阅读: 来源:瓜子厂家

1月24日开始,“上访女被关废弃太平间”的消息一经媒体报道,顿时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因质疑丈夫的精神病司法鉴定书系伪造,44岁的陈庆霞在过去的10年间,带着婆婆、儿子多次进京上访,并多次被截访。在2007年的一次上访中,她再次遭遇截访,年仅12岁的儿子跳上一辆公共汽车,从此再无下落。10年来,她还曾被拘留、劳教。“派人陪护”则是当地政府最新的措施。

陈庆霞接受记者采访时痛哭。新华社发

伊春称派人陪护陈庆霞系考虑维稳 否认限制自由

谁把她关在“太平间”?———这个被陈庆霞称为“黑监狱”的地方,在这次事件中,也成了地方政府的噩梦。

面对不断加重的信访压力,伊春市政协副主席、带岭区区委书记张跃文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承认,派人“陪护”陈庆霞有维稳方面的考虑,但否认在“太平间”限制其自由。张跃文的理由是,陈庆霞生活不能自理,家人又拒绝接回,一直是政府安排人在福利院照顾,因此需要掌握她的情况,以免出现意外,一错再错。

而现在,陈庆霞拒绝离开被称为“太平间”的住处,也拒绝让家属陪丈夫重做司法鉴定。而这是她此前多年的上访主张。这让当地政府颇感为难。

即使是主政一方的区委书记,张跃文也自称对陈庆霞信访案无所适从,没有好的办法。

“太平间”

从1月25日晚开始,停在陈庆霞住所门口的面包车就撤走了,负责看守的环卫工人也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不断上门的媒体记者和各地网友。面对一拨又一拨记者的提问,陈庆霞不时情绪失控,甚至哽咽痛哭。政府的多个部门领导也开始接踵而至,前来探望。

陈庆霞所住的这排平房,位于带岭医院后面,旁边是当地养老院的楼房。她住在平房中间的屋子,窗上贴满大字:“我告饶了”。

最开始的媒体报道中,这排平房被称为“废弃的太平间”,陈庆霞的遭遇因此备受关注。

在缺乏更多的信息时,一篇消息援引“带岭区宣传部长李楠”和“带岭区宣传部”的话,称陈庆霞被关太平间3年是对信访人员的“人文关怀”,使得此事得以二次发酵。带岭区宣传部长张楠向南都记者否认接受过这家媒体的采访,并指责对方把自己的名字写错了。而这篇报道的作者则坚称在电话采访时,一名自称“李楠”的部长说了这番话。

这番存在争议的表述,是媒体报道中最早有关当地“官方”的表态,旋即搅动了整个互联网。

南都记者多方核实了解到,这排平房此前确是当地殡仪馆。陈庆霞所住的屋子右侧是停尸房,左侧是存放花圈和挽联的仓库。在当地完成殡葬改革后,这排平房的用途在2007年完成了改造,以前停尸房的部分改造成了车库,而仓库则变成了养老院的食堂。

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则很排斥将陈庆霞的住处称为“废弃的太平间”。

“那里根本不是太平间。”带岭区信访办主任董丽杰辩解说,在当地政府2010年3月将陈庆霞送到这里时,这个房间是养老院的一间办公室。而此前,也仅作为殡仪馆的办公室使用,并没有停放过尸体。

董是2005年调入带岭区信访办工作的,两年以后,她才开始真正接触陈庆霞。彼时,已经息访的陈庆霞再次带婆婆和孩子进京上访。时任带岭区信访办主任的杨海峰截访时,陈庆霞的孩子丢了。也是在这次事件后,当地政府不得不“照顾”陈庆霞的生活。

陪护还是看守

“一报太平间,(我们)好像过街老鼠,太没人性了。”带岭区区委书记张跃文说。

2010年3月,陈庆霞被当地政府从哈尔滨医大一院接回带岭,安排在这间颇具争议的屋子里。

一切还得从2007年说起。那年,陈庆霞遭截访弄丢孩子,还因“辱骂、殴打驻京信访工作人员”,被带岭区公安分局拘留10日。在此期间,陈庆霞近20年前曾做过手术的腰部病痛再次复发,出来后只能靠轮椅生活。对于拘留期间的遭遇,她有时称被打成瘫痪,有时又称没遭到殴打。

拘留出来后不久,她得知儿子失踪的消息。随后,又因“打砸带岭区职工医院、信访办和公安分局的门窗”,被劳教1年零6个月。对于这些行为,陈庆霞称当时情绪很激动,对于打砸的事情已经记不得了。

在当地政府的表述里,她被劳教时,陈庆霞信访一案“暂时平息”。2008年12月劳教结束后,当地信访办派人将她从劳教所接出,并送往带岭区养老院。随后问题再次浮出水面。

信访办出具的一份告知书显示,陈庆霞在养老院经常吵闹,因为生活不能自理,信访办告知家人将其接回,但遭到拒绝。

“是他们一直不接人,政府才不得不一直派人护理。”董丽杰说。而陈庆霞和她姐姐则说,是政府一直不让人接她。

陈庆霞也证实,这段时间,当地政府还两次送她前往哈尔滨医大一院治疗腰伤,治疗结束后被接回。

“政府不接也没有道理。”张跃文对此颇感为难,而选择这间房子,是考虑到陈庆霞不能自理,靠近养老院和医院更加方便,安排环卫处的工人则完全是为了照顾她。

无论是区委书记张跃文,还是区长夏景涛,均向南都记者称,当时并不知道这间屋子曾经是殡仪馆。陈庆霞在去年11月赴京上访前也没有提出过要离开这里。

陈庆霞则认为,这是政府安排的监视,目的是防止她上访。

张跃文承认,派人照顾陈庆霞确实有维稳方面的考虑,但按照区里的安排,却没有限制她的自由。他说,陈庆霞家人拒绝接回,一直是政府负责照顾,因此要掌握她的情况,以免出现意外,一错再错。“我们可以让她随意走的话,假如被车碰了,这事说不清。既然孩子的事还没解决,如再出现新的问题,矛盾就会越积越多。”

据带岭官方透露的消息,在这段时间内,陈庆霞多次到市、赴省、进京上访,仅2010年4-5月间和2012年8-11月,陈庆霞就曾先后4次进京。“如果限制了她的自由,她怎么可能多次上访?”官方人士都以此反问。

去年11月,陈庆霞坐着轮椅,躲过陪护人员的视线,最后一次进京上访。随后,董丽杰作为带岭区派驻北京的信访干部,又把陈庆霞带回这排平房。

这次上访之后,双方的矛盾骤然尖锐起来。

陈庆霞声称,政府派的陪护此前还在屋内照顾过她,这次全都退到外面的面包车里,把房门上锁,不让她出去。而董丽杰则称,陈庆霞这次回来后情绪激动,在里面锁门,不让陪护进去,陪护只好在外面的面包车上守着。

陈庆霞的姐姐陈庆兰过来照顾她。两人都发现,一到晚上,“看守”会在外面用铁丝把门拧上,早晨才打开。来人要接受询问,还经常有人在半夜砸门,破口大骂。

还有一次,陈庆兰说,她在窗外找到一个窃听装置。但带岭区政府予以否认。

截访惹的祸

陈庆霞事件引发广泛关注后,伊春市成立了包括纪检、政法、公安等多个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开始逐一复查此事。25日下午,伊春市政法委的3名工作人员前往陈庆霞住处做笔录,了解她的上访情况。

陈庆霞最初上访是因为不满丈夫的劳教决定。她本是一名退休林场职工的妻子,在家中养了100多头猪,仅仅因为患有精神类疾病的丈夫被劳教,家庭的命运就此改变。

对孩子丢失的经过,陈庆霞回忆,她带着婆婆和年仅12岁的儿子宋吉德,在北京上访时遭遇截访。在逃跑过程中,宋吉德跳上一辆公共汽车,正在她准备上车时,被时任信访办主任杨海峰等4人截住,被塞入一辆出租车中,儿子因此走失。

陈庆霞回忆,当时杨海峰对她说,“你不跟我回去我就完了。”

带岭区官方的表述则是,陈庆霞“授意”儿子跳上一辆公共汽车,接访人员追赶未果。这和杨海峰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辞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被带回东北后,丢失儿子的陈庆霞先后因不同理由被拘留,劳教,而杨海峰则获得奖励。记者查阅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官方网站发现,2008年6月25日,伊春市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授予杨海峰“伊春市2005至2007年度特等劳动模范”荣誉称号。随后,他出任区总工会主席。

对于这次发生在2007年的事件,3年后调到带岭区主持工作的区委书记张跃文承认,在这件事上,政府负有责任。

“这是截访过程中发生的事件。”他说,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在没有完全行为能力人走丢的情况下,只把有行为能力的人带回来,政府肯定负有责任。至于责任认定的问题,等到调查组核实之后,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张跃文还连番发问,“为什么把孩子最后整丢了解决不了?这里头得画多少个问号?……为什么出现事情追责这么难?为什么所有事情都要等到发展大了才解决?”

但这些追问可能来时已晚。官方的答复仍不能让陈庆霞完全满意。尽管声称要自由,但在当地官方安排新的住处后,她又拒绝离开被她称为“黑监狱”“太平间”的住处。

“她最大的心结是孩子。”张跃文说。

一份司法鉴定书

陈庆霞最初为何而上访?参与调查的伊春市政法委人士也对其逻辑表示困惑:上访就为了复查一份跟自己主张一致的司法鉴定书?

伊春市政法委人士在向躺在床上的陈庆霞做调查笔录时,陈再次提起了丈夫宋立升的精神病司法鉴定,并要求重新鉴定。

宋立升是一名精神类疾病患者。2003年6月1日,因破坏非典时期村口检查站的栏杆,而被治安拘留,随后,伊春市劳动教养委员会批准对他劳动教养1年9个月。陈庆霞提出宋立升患有“延迟性心因性反应”,并出示了一份2001年的诊断证明。带岭公安分局派人在佳木斯精神病医院做了司法鉴定,证明宋确实患有“延迟性心因性反应”,属限定行为责任。因此,伊春市劳教委决定对他的劳教予以所外执行。

这份司法鉴定的结论与陈庆霞的主张一致,他的丈夫因此得以所外执行。但陈庆霞认为,这份鉴定因没有鉴定人签名、盖章,没有文序号,系伪造,要求复鉴。也正因此,她不断开始信访。

“如果鉴定结果没有这个病,你丈夫不是就送教了吗?”一名政法委人士问。陈庆霞则予以反驳,她认为这份鉴定书就是伪造的,没有法律效力。

在采访中,她多次提到,“就因为这个鉴定书,我才家破人亡的。”但在今年1月25日,当地官方承诺进行复鉴后,她又拒绝家属陪同宋立升去鉴定,认为没必要让家人陪着去。这让当地政府颇感为难。

对董丽杰来说,这是一起早已息访的案件。2005年,由区政府从照顾的角度给付陈庆霞、刘彩华(陈庆霞嫂子)法外援助款37400元。公安局笔录记载:刘彩华代理陈庆霞表示此案不再上访。

但2007年,陈庆霞息访2年后,再次上访。正是在这次上访中发生了截访事件,她的孩子走失。

张跃文对陈庆霞的信访理由深为不解。在他看来,最开始的诉求不算什么大事。“诉求已经满足了,为什么还要告呢?”

“我也解不开这个心结。”他说。

官方的压力

带岭是伊春市的一个行政区,又是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直属实验局,体制为政企合一。全区设有5个社区,5个行政村,人口不足4万。

作为主政一方的区委书记,张跃文对当地的信访情况并不避讳。他透露,在一些政策上,“老知青大集体,办理退休养老金时,差一天不够条件就不可以办理”;而修路补偿时,即使是相邻的地市,补偿标准也有很大差距,因为林业用地和基本农田的区别,“陇挨陇就不行了。”对于这些情况,张跃林称,站在老百姓立场上,自己也不能理解。

此外,带岭区的一些信访事件是涉法涉诉上访,“老百姓老觉得打官司是丢人的事,是官官相护,不能伸张正义,需要上访。实际上很多问题可以走法律程序。”

陈庆霞信访案就属此列。张跃文是2010年初正式到带岭主持工作的。他对记者说,早在上任前就已经在贴吧知道了此事,到任后首先听取的两件事,就包括陈庆霞信访案。

张跃文说,处理其他信访案时可以引导,解释不通就领到上一级部门解释答复。而陈庆霞信访案,“压力大到无所适从”。

根据官方披露的数字,仅陈庆霞在哈尔滨看病一项,地方财政就支出30多万元,陈庆霞的丈夫宋立升目前在精神病院,费用也由政府承担。此外,陈庆霞生活在劳教结束后也由政府负责,还需“派人陪护”。

张跃文说,事实上,陈庆霞到上级信访,无论市里、省里,还是北京,只要到信访局登记,上级部门就会给地方打电话,户籍所在地就必须派人去接,而费用全要由地方负担。带岭区的主管书记经常接到要求接人的电话。

在这次事件后,“心理压力太大了。”张跃文说。

目前,伊春市调查组已经对陈庆霞信访案开始展开调查。张跃文说,“铁丝把门锁住,限制她走”,这些情况都在调查之内,如果地方有错误,调查组拿出意见。带岭区不袒护,该怎么办怎么办。

调查组由伊春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刘君牵头。刘此前接受采访时称,这起信访案件值得深刻反思。矛盾无论多大总是始于小事,有些干部依法执政能力弱,处理事情简单粗暴,没把群众真正放在心上,造成矛盾不断积累爆发。

张跃文也寄希望于伊春市的核查组,希望能给他们指个路子,彻底解决陈庆霞信访事件。“这可能最理想的办法。”

信访办主任董丽杰则说,政府于情于理该做的都做了。那么,问题出在哪呢?

27日晚,由带岭区政法委副书记带队的5人工作组前往北京找孩子,并在多家报纸刊登了寻人启事。

张跃文坚信,孩子一定能找到,但他也表示了自己的担心,即使孩子找到了,陈庆霞仍然会继续上访。

“我有这个心理准备。”张跃文说。如果是这样,他们还要重复老路,去北京接人。现在能做的是照顾好陈庆霞的身体。对此,他表示自己没有能力,也没有办法解决这一问题。

对于陈庆霞而言,上访已经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她的人生早在丈夫被劳教那一刻就已经定格,就如同她多次重复的那句话,“就因为这个鉴定书,我才家破人亡的。”南都记者王世宇发自黑龙江伊春

(

https://www.zkh360.com/item/AA3464.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C9017.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C2161.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