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瓜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情的诺言十-【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34:16 阅读: 来源:瓜子厂家

男孩此刻的心情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那曾经的一次次对白,那曾经一幕幕往事,默默袭上心头。

“喂,你是这里的?”

“那个,我不知道你名字,我们可以做朋友吗?”······这是男孩认识女孩的第一次对白。

当男孩要走的时候,那个女孩从她颈脖上取下了一条项链放在了男孩的手上并嘱咐道:“你走了之后,你就把这个项链戴在身上,五年后我们再次相约在这个路转角,它就是我们的凭证。”男孩后面也取下了他身上那个唯一的戒指,那个印着“盘兴”两个字的戒指。

后面,女孩生怕男孩随着时间而淡忘她,随后彼此而许下承诺:“那我们拉钩钩,这样你就不会忘记我们的五年之约了!”男孩允许了她,并和女孩一起宣布了他人生的第一个诺言,在离别的瞬间,他们彼此用手指印下,异口同声的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那曾经的曾经,历历在目,男孩他忘不了,忘不了。从前那美好的时光,那曾经许下的诺言,现在那个让自己悲痛的女孩,那个绝情的女孩。这怎能相比拟。这叫男孩怎么来接受!

雪还在静静的下着,并没有停止的意思,而是跟随着时间而慢慢的增大,夜晚那旁边的湖水在白雪与灯光的映照下,更清、更柔。如美丽女孩的脸蛋般明亮,清新。雪野、冰湖、玉树无声地在冬天的美景里,展示着各自的风采。或许是夜晚,或许是这个男孩太过于执着而忽略这一道道美景。久后,凌利的寒风呼啸着,深夜即是默默来袭,男孩迷迷糊糊着呻吟着什么。接着后面却没有了动静,该想,或许男孩早已经喝的烂醉如泥了,那静静躺在旁边的那个标明着北京二锅头的空瓶就足已证明。也就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盐城那栋破旧的房子里的某一个房间的灯火还未曾熄掉,房间里有着一个女孩,此刻倚在床上静静仰望着窗外天空,眼角微微红红,萧瑟而又担忧写满在那张世俗惊世的脸上,不用说都知道,这个就是昔日下那个漂亮而又美丽的岚艳,“不知道他还好么?下雪了,那个他回家了没有?”岚艳一边看着窗外的雪一边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她想,或许自己之前太过于绝情了,就硬生生把那个男孩给·····“想起男孩走的时候的张悲伤如期的脸,岚艳怎么也忘不了,“也许你会恨我吧,不过这样也好,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明白的!”随后,女孩慢慢的蜷缩进了被窝里去了,只是谁也没有看见女孩脸上的那道坚信。

“嗯···”我痛苦的呻吟了下,感觉自己的头好像要炸了一般,昏昏沉沉的。只是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又好像没有哪里不对劲,我艰难的睁开了眼睛。久后,我终于看清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粉色的被子,紫红色的墙壁,上面粘贴着几张男明星的海报,一张书桌,书桌上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旁边的侧面还有着一个浅黄色的衣柜。表明上看来,这是个女孩的房间,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么一个房间里呢?当我仔细去想着昨天到底发生过上面事情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女孩走房门走了进来。

“啊 ,你醒啦?”女孩一边说着,一边过来把我扶了起来,让我倚在枕头上面,女孩不是很高,不过却有着清秀的脸,头发是那种流行的非主流,穿着也不例外,只是有点面熟,但是却想不起来了。

“我这是在哪里?你是?”我疑问道,虽然女孩面熟,但是我还是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

“艾?你不记得我了?你没有失忆吧?”女孩一股好奇的脸色凑了上来。即便问我。

“·········你有点面熟,只是我真想不起来了!”我无奈的说。

“真是没有良心的东西,就把我忘记了,多亏了我以前还给你抄作业捏!”女孩嘟着嘴巴,一副受委屈的样。

“嗯···?抄作业?”我有点不明白女孩所说的话语。

“还真是的,你小学同桌,李玉兰,现在记得了没?”女孩看我实在想不起来了,干脆打明道。

“李玉兰?····你真是李玉兰?”经过女孩这么一说,我还给真记起来了,小时候读小学的同桌,想起那个时候,自己不想动手做作业,就叫自己的同桌帮我写,而那个同桌居然就是现在的这个女孩,真是不可思议。

“别那么惊讶,我倒是惊讶你下那么大的雪居然还睡在街上,我真是太佩服你了”李玉兰说到这时,还要准备做出崇拜我的动作。

“呃·····!”听到这时我顿时一糗,自己睡在大街上,还真不是一般的行为,我再努力想想之前的事情,那个时候好像自己离开岚艳那里后,自己并在商场买了瓶北京二锅头来喝,然后就···当想到这时,我心微微的一痛,眼神也恍惚了下来,想起岚艳那时候那个冰冷的表情,想起岚艳那个让我绝望的决定,我怎么也不能接受事情会变成这样,原以为反对父亲然后再去岚艳那里如何商量解决事情的方法,可是,事情既是转变的如此的快,快得让我有点不相信,但是又不得不相信。到只时,也许自己还是回苏城吧,既使是去留学或是去公司,总比留在这个让自己悲伤的地方要好,但是岚艳的病,或许她真能嫁一个好男人吧,能够把她的病治好,然后她能幸福的生活下去,这样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爱一个人不就希望对方过得幸福快乐么?更何况她都已经决定下来要嫁给那个男孩。

“你没事吧?昨晚我在外面乱逛时看你睡在大街上,然后我就把你个给弄回来了,只是你那时喝的醉浑浑的。”李玉兰担心的问道。也因此打断了我的思绪。

“没事,昨晚谢谢你,我想我该走了。”我不想再留在这里,虽然是老同学,但是这么久不见了,但是经过岚艳的事自己也没有下面心思在留在这里谈什么往事。

“外面下着雪呢,你就要走?不和老同学叙叙旧?”李玉兰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想想以前,对于这个男生自己还是很喜欢的,除了家里有钱之外,而人长的也很阳光,属于女孩喜欢的那种类型,虽然已经许久不见了,但是李玉兰那藏在心底的那份纯真依在。此刻再次遇见他,却让她有着一丝丝的想法。

“我想我不能留在你这里了,我还得有事情要办,等下次吧,有时间我一定会叫你叙叙旧的!”我勉强的微笑道。

”喔!“李玉兰看我此刻心不在焉的样也没有在为难我,随后,我就出了李玉兰家,告别了昔日总是为自己抄作业的那个女孩的家。

“ 滴滴滴!滴滴滴!”当我离开李玉兰她家后不久,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顺便就按了个接听,只是很让自己失望,不是岚艳打过来的,却是昔日最疼爱我的那个漂亮老妈打来的。

“啊兴,你在哪里呢?下雪了,你还不回来,外面很冷的!”我一接电话就穿来了老妈那唠唠叨叨的声音。

“妈,我在外面,你们回苏城了吗?”我犹豫了下,但是还是回答了老妈的问题。

“还没有,雪下得太及时了,本来准备今天早上回去的,但是没有想到从昨晚就开始下雪了,你赶快回来,别在外面冻着了!”老妈一边解释一边催促我。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吧!”既然我对盐城已经失望了,也没有必要继续呆在这里,本来自己就是盐城的一个过客,爸爸谈生意而拉上自己当做陪衬的,现在反正老爸已经搞定了,我也得安心跟着回家吧。就要自己乖乖打一次酱油吧。

“嗯,那你赶紧回来,我去弄午餐去!"听到老妈说完后就传来了挂机的声音,我想,老妈也太强悍了吧,我都还没有说完就挂了电话,当时我对老妈这种行为真是无语了。

久后,我回到了家,当然是在盐城的这个家,虽然昨天刚和老爸大吵了一顿,但是有句话说着:父子没有隔夜仇嘛,所以也就别见怪不怪的的了,虽然我也知道老爸是为了我好,但是我还是没有和老爸说话,或是说自己在跟老爸赌那口气,老妈也没有在提我留学或是到公司里去的事情,反而盘芸却搞的太夸张了,连棉被都被她拿到大厅里来,原因就是为了看那些能让我吐血的泡沫剧,更让我鄙视的是,盘芸居然看泡沫剧也感动地哭的死去活来,我还真怀疑她的智商,自己这么聪明,那个妹妹怎么就那么笨,我还怀疑她是不是老妈从外面检回来或是领养的呢!虽然我看不习惯她的行为,我也没有去招惹她,反正老爸老妈也不管她。我才没有那个闲情。其实盘芸长得也是很漂亮的,在学校里还在什么十大美女之一排行榜的人物,外面大把的男生想方设法的接近她,其中还不缺少有钱的大少爷或是大帅哥之类的男孩追求,可是到最后都遭到拒绝,忽忽···盘芸还真是个特别的女生,特别的让我害怕,不过我始终在怀疑她是不是喜好有偏向,是否是百合之类的,不过想到这里我还是严重鄙视了一把自己,怎么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

这场大雪连续下了好几天也渐渐停止了,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我没有去看过岚艳,更不想再去,既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我想自己去了也是改变不了什么,她都准备结婚了,自己还要去打扰她的生活干嘛,只要她能幸福自己受的这点伤害又算得了什么。在这段时间里,我也一直呆在家里玩平时最喜欢的网游,以此来忘记那段伤痕累累的记忆,可是,那痛入心扉的往事想忘记就能忘记的吗?

某日清晨,我被那个可恶的盘芸从温暖的被窝里拉了起来,虽然女孩子进男孩子房间貌似有点说不过去,但是我也没有觉得盘芸有着什么不正常的,或许我已经习惯了盘芸这些叫我起床的方式,也懒得跟她计较,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放到了车里等待着回苏城的命令。

久后,车子慢慢的起步了,那个所谓的家慢慢的消失在我眼前,曾想自己什么时候还会回来住上一段时间呢。接着,车子穿过了马路,来到了街市上,我默默着注视着盐城这一切切繁华即将要离去,我又开始留恋这边的一切。后面我们经过之前我来盐城第一次去的那个大型商场,就在那个商场第一次见到了岚艳而没有认出她,往后失忆后又再次了遇见了她,那个漂亮而又美丽的她。只是现在,盐城的这一切切都要成为回忆,心中满是惆离,我想,或许以后我再次回来,岚艳的病早已经好了,岚艳早已经结婚生子了吧?也许到那个时候她已经把我忘记了,那个时候的这里一切都早已经变了吧。最后,车子终于向往苏城的高速公路急速行去,车上的我渐渐看着远处的盐城,那个曾经让自己有着美好回忆的地方,那个曾经让自己悲伤过的的地方,或许这就是一个完美的结局,那曾经的那段美好回忆始终都要埋葬在这里,而自己就是那位所谓的过客吧。

“我的盐城,再见了,我的岚艳,再见了!”坐在车上的我心中默默向着远处挥手再见。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此刻的自己,那双不争气的双眼早已经模糊了。我开始恨自己,恨这个可恶的盐城。更恨从前那个五年之约。

“哥?你哭了?”在一边的盘芸不知道怎么弄的,突然发现了自己这一次的失态。

“怎么会?你哥大男人一个,怎么会哭呢?”我镇定道,并一边伪装着。

“额~~~?”盘芸若有所思道。

此后,漫长的行程开始了,也许是自己累了,或许又不是,我的眼角微微下垂,最后,我渐渐的熟睡了过去。

(未完待续……)

时间过得真快了,算算这篇小说自己已经更新了2个多月了,呵呵,不过还好,虽然时间不充足,写写停停,但是现在也即将要完结了,在这里也感谢一直支持我的书友,当然就是随便来逛逛的朋友也不例外,或许加我QQ和我聊下天也可以,本来谁都希望多一个朋友嘛!好啦,在这里就回顾下女主角为什么会有如此决定的内容:男主角经过一系列的事情后终于回到了苏城了,但是也和生病的女主角发生了天大的误会(岚艳在之前病房门前听见男主角和她妹妹戴耳环的对话,而误会以为男主角有了女朋友或许是老婆,所以经过她仔细想想才决定彼此不能继续纠缠下去而作出决定,而男主角又以为女主角真的要和别的男人结婚了而误会了女主角)因为彼此误会,所以才造成现在的状况。 他们的种种误会,最后能够释然呢?男主角最后到底接受了他爸爸安排的路程了没有?女主角后面又到底怎么样了,下集将会一一解答出来,至于结局嘛,现在还是秘密喔!

大天使之剑h5变态服

神魔传ol

混沌起源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