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瓜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情宣言一-【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47:54 阅读: 来源:瓜子厂家

此刻我内心无比的激动,曾经被折磨的麻木不仁的心也重新澎湃了起来,我的世界也不再灰暗,我也不再彷徨,曾经木偶似的我也被你的爱重新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因为爱所以爱,似乎就是这样,我激动地回想着,我和燕姐曾经的来来往往,有热血沸腾狂野、也由撕心裂肺的心痛。

不过在今天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往了,她穿着洁白而神圣的婚纱,我一抹绅士燕尾服,听着婚礼进行曲,看着高朋满座,内心终于平静了下来,期待我们的新生活。

记得那晚的风很大、雨很凉,你静默的看着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小屁孩儿,别任性了,姐姐疼你。”

我刚想开口说话,你就一把扑到我怀里像个婴儿似的放声哭了起来,惹得周围很多人围观,那时我真的是像个大男人似的轻轻地拍了拍你的肩膀说:“宝贝,别哭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也疼你。”你呜咽着耸了耸肩,点点头,一转身头也没回就走了。

走了,就这样走了。走的无声无息,走的义无反顾。但我知道你的心里的痛楚要远远的大于我,没有你的日子我的灵魂仿佛被抽空了似的,很难想象你的世界没了我会是怎样,我以为我可以很快的扭转过来局面,但内心除了对你狂热的思念其他的什么也提不起。

今年二十五岁了,家里面一直催促我抓紧时间找女朋友,赶紧结婚,可以听到“结婚”二字心理面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我甚至在想那些已经被婚姻束缚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日子,一旦踏进了雷区,进很难再走出来,因此前女友厌恶的和我分手后,我就一直再也无心去找新的女友,日子就那么的无聊过着。

认识燕姐是很意外的事,当时大学已经毕业了一年的我在广州的一家四星级酒店做餐厅主管,这个职业也许在外人看来挺光鲜的,每时每刻接触的都是老板、大亨、淑女、绅士、时尚和富贵,但了解这个行业的人都明白得很,做这行的没什么地位,每月也就不到两千块钱的基本工资,天天加班,活的比牛都累,弄不好还得被客人和上司臭骂。

这样的日子越发的无聊起来,甚至一度我都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怀疑,可就在我准备洗手另攀别枝时,我认识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痛并快乐着得女人----燕姐。

燕姐是来我们酒店休养的长住客,之前听餐厅其他管理者讲过,但一直没见过面,在我的骨子里就认为有钱的阔太太在酒店中且一住个把月的肯定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生活肯定非常糜烂,仇富的心理很严重当时。燕姐一日三餐从来都不到餐厅用餐,每次都是让服务员送餐,且有个很怪异的条件,只能是女服务员送餐,坚决不让男服务生送。在我心里有时会偶尔萌生一个念想,她是不是断背啊?想过之后嫣然一笑。

第一次见燕姐是在大堂门口,当时大堂里员工基本上已经下班回去吃宵夜准备睡觉了,她拉过来一些东西大堂只剩一个行李生,东西又比较多,所以行李生就跑到餐厅叫人去帮忙,当时我刚跟经理吵了几句嘴,心里不痛快看到有人需要帮忙就二话没说自己亲自上阵了。到大堂外面看见一个美丽动人、举止优雅大方让男人看了都会有一种冲动的女人在一辆枣红色的奔驰跑车旁,见到我们脸上微微一笑说:“不好意思,这麽晚了还麻烦你们。”因为对她有相对的好感便出口到:“您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我当时有种痴迷的感觉,这还是个人吗?以前只听说过,可从没见过,更想不到她会如此的漂亮有风韵,身材比例恰到好处,胸部挺拔、臀部微微翘、给人一种少一分不美、多一分浪费的感觉让人止不住的想上去摸一下这鬼斧神工之作。她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说:“我在307房走吧。”我怏怏的回了下神,低下头推着行李车便向电梯走去。心里还在想,“这女人真是极品,就像倩女幽魂中的小倩似的,风流一次死也值了。”当然这些只敢在心里想想,这种龌龊的想法却并不敢表现出来。默默地笑了一下便了。

到307房后她也帮着搬了一些东西,我和行李生让她坐那儿休息,但显然她是个闲不住的人,这就一下又增加了她在我心里的分值。最后一个是个大件的行李木箱,也不晓得里边装的什么,刚搬到屋里在过床边时,只听见“哎呀”一声,手臂上的重量顿时增加了很多,这是我们都始料未及的。“嘭”的一下行李生那头着了地,只听“啊”痛苦的声音大过之前的呻吟。

行李生扎到手了,我赶紧过去,一看也没什么大问题,就给他掏了五十块钱让他赶紧去医务室看下,其余的我来解决,行李生感恩戴德的走了,当我回过神来时,看见燕姐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便赶紧过去问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说话期间我看到,可能是因为刚才搬木箱时没注意把丝袜刮破了,雪白的皮肤裸露了出来,但一块青色的在雪白中间显得极不协调,我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便立即掏出电话往餐厅里打了个电话,让员工提上医药箱,并打了一些冰块送到307房。不到一分钟东西就送到了,我鬼使神差的又让那个女服务员回去了,却并没让她留下帮忙,至今想想也没弄懂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我并没有征求她的意见,更没想男女有别,便在她旁边蹲下,打开医药箱,拿出棉球蘸了些碘酒在她那丝袜洞的皮肤上轻轻地擦了起来,我明显的感到她身体的抖动,她轻轻地哼了一声,我说,“你的腿碰青了,我帮你上些药,然后再用冰敷一下就会好的快些。”她说了声谢谢便不再说些什么。当我把包好的冰块再次放到她腿上时颤抖比之前那次更加强烈了。

过了一小会儿听见她说:“呀,你的胳膊流血了呀!”我看了下什么时候碰到的自己也不清楚,应该是和她同步的吧,我说“没事,这点磕磕碰碰对我们男孩子来说是常事,不要紧。”她说:“我也帮你擦点药吧。”我说:“不用,我自己能处理。”但我明显的又感觉她眼里的一丝失落我便无奈的说了句:“那好吧。”她笑了下说:“对呀,这样就公平了,我们谁也不再欠谁。”但我实在是想让她欠着我。便向她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我帮她把屋里边的东西分类整理完之后,便起身告辞,准备回去,这一出来快两个小时想餐厅也早已下了班。临别时她拿出200块钱说小费,我没接,她便说算是我的辛苦费和医药费,我感觉很好笑,便笑了下,接着装入口袋,毕竟她是个有钱人,不要白不要。她又问我说:“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说:“王克,三横一竖王、克服的克”“王克、王克”她重复的念叨了几次我便下楼了。

之后两天一直相安无事,我也从对她的梦里醒来,只是偶尔的还会想到她的白皙的皮肤,温柔的发香和那天籁般的语音,但这一切都只是想想而已。

第三天我忽然接到一个打往餐厅的电话,说指名点姓找我的,我便接了,听见那边银铃般的声音我彻底陶醉了做梦也想不到传说中的富婆会亲自打电话找我。以至于那边连着“喂、喂、喂”好几次我才醒来,便赶紧道歉问什么事。

她说:“你懂电脑吗?”

我说“还可以吧。”

她说“我电脑遇到了点小故障,你能上来帮我处理下吗?”

我说“好的没问题,马上去”

我想,酒店里工程部有那么多电脑高手不叫,干嘛叫我呢,有什么事呢?莫非她想见我?想想感觉自己多想了,便向经理请了个假,说307客人找我具体事我也不清楚,经理一听是重要客户找我,便二话没说就批准了,还嘱托要尽力满足客人提出的要求,有什么困难还有酒店。由此可以看出她还是我们酒店财神爷,让店方如此的重视。我说“恩,经理放心吧,我会的。”

走到整容镜前我整理了下仪表便坐电梯上楼了,敲完门后门开了首先闻到了一股令人痴醉的香水味,接着表看到一个宛如仙女下凡了似的女人,与之前见到的她完全不一样,一身的白沙素裹,长发齐肩。我看呆了......

“进来吧。”

“哦......噢......”我窘迫的跟着进了去。

“那......那个你好些了吧。”我此时竟有些口吃的问道一改往日的伶牙俐齿。

“恩,早好了,谢谢、你挺会照顾人的,你呢好些了吧。”她说

“额,好了,你电脑呢?我看看先。”

“在桌子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还能用,今天开开机就不行了。”

这是我第二次真正意义上的与她接触,看到她的衣物等用品房间里还摆放有鲜花(酒店客房是没有鲜花的)证明她确实不同于一般的富婆,很懂得享受生活,很有品位。

打开电脑笼统的看了一下也没找出什么问题,就问她是什么不能用,她告诉我说QQ不能用了,上不去,我检查了下网络没问题,看下载包里软件不够齐全,便卸载了重新帮她下载安装了一个。

哪些问题很好解决,到今天为止我有时都怀疑她这次让我去帮她修电脑是不是故意的。

“好了,姐你来看下。”说出口后我自己也很惊讶,我怎么这么大条竟然没有掩饰自己内心所想“姐”就这么脱口而出。

“你......你......你刚才叫我什么?”她惊讶的问我道,但此时我也透过她的眼睛看到了她心底里的激动。

我便更加胆大道:“恩,我叫你姐啊,你看你这么年轻,有气质,又漂亮,我是忍不住叫你姐的,再说姐显得亲切,太客套的称呼显得生疏,谁不希望有你这样漂亮姐姐,希望你不要生气。”

她有些脸红,用上牙咬了下嘴唇有些激动的说:“没......没事,我很高兴认你这个弟弟。”

此时,反而让我有些不适应了,更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好了,你在帮我检查下,姐给你削个苹果。”为了打破这死一般的寂静她说道。

“恩......好。”我僵僵的说。

燕姐削完苹果后直接叫我过去,此时我们也不再为客人、或者服务人员的身份而让彼此的距离显得很远,一声“姐”后我们的话也显得多了起来,气氛渐渐的随着我们的谈话而逐渐升温。

“姐,你来这里这么久了,怎么也没见大哥过来啊,他应该是个大老板吧。”只见她听后,幽怨的抿嘴一笑,身体微微的向前倾了倾,说道“我现在一个人。”

“姐,不好意思,我不该问的。”我说。

“没事。”说着从茶几的果盘上拿了一个提子,去皮后显得晶莹剔透,然后放到嘴里,轻轻地咬了咬,嘴唇一张一合仿佛能滴出水来。然后又接着说道“要是两个人的话就不会活的这么累了”

她没男朋友?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估计追她的男人们没有一个加强团也至少有一个加强营。就算是没那也一定是离婚了或者......我在瞎想着。

她看了我一下又说道“小克,你今年几岁啊,有二十吗?”

“我都24了,也不小了。”我说。

“呵呵......”她抿嘴笑着又说:“小屁孩儿还不小了,跟姐姐相比你不就还小着吗,姐姐都快32了,老了。”

“没,燕姐你要是不说年龄打死我也不相信你快32了,就是现在你说了,我还是不相信,燕姐你现在看起来最多也就23,跟我一起上街的话,人家肯定以为我是用了不法手段骗了小妹妹。”我说道。

“呵呵,小屁孩儿,就你嘴甜会哄人,一定骗了不少女孩子吧。”她嘤嘤的说道。

“才没呢。”我说,我想大多正常的男人在面对这样美丽诱惑人的美女面前都会不经过大脑思考,很自然的说出我说的这样的话吧。

“真是个帅气耿直的小伙儿,我要是有你这样的男朋友也不枉来人世走一遭了。”她说。

我不敢去看她的眼神,我害怕一不小心她就把我的魂儿给勾走了,我窘迫的左腿搭右腿,右腿再搭左腿,如此反复着。现在回想起那时,我都在怀疑是我在诱惑她,还是她在诱惑我。但她是个美丽的好女人我始终认为着。

“现在的人们审美大有问题,放着这样的帅哥不去追,偏偏要追老掉牙的老头子,放着美女不去要,偏偏要找恐龙做女友。”她说。

舰队指挥官手游

三国志大战九游版下载

魔卡幻想变态版

无双屠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