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瓜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情契约NO16-【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02:05 阅读: 来源:瓜子厂家

上接:爱 情 契 约——NO.15

不想看见她离开的背影,哪怕只是一小会,我都不想。

像这样静静的,待在这仅仅只有我们俩的小房间里,彼此相望,没有别人,没有叶轩,也没有萧俊懿。只有尹天柯……和安心,那是一种多么微妙的幸福?!不需要任何华丽的语言修饰,只是彼此简简单单的存在,只要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声,只要她停留在我的视线内,这样就好。

呵,我承认我是脆弱的,脆弱到谁都安慰不了,脆弱到只想要面前的这个丫头这样陪着。这一刻,我不敢再闭上眼睛,我害怕当我再睁开眼时,会再也找不到她,害怕这一闭,她就会藏进别人的怀抱。

“……”

凝视着床边坐在椅上同样沉默的安心,这种近距离的端倪让我的心一再控制不住蠢蠢欲动,压抑着狂躁不安的心跳逼退了冲动,最后只能微微的颤颤唇,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其实,我好想说:安心,我喜欢你!

可这六个字,却深深的卡在了喉咙,刺穿了心脾。

原来,我真的喜欢上了安心。呵,怎么可能?怎么会?怎么办?!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么狼狈的喜欢上一个人,真的没有想过。虽然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可傲之处,但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比起身边大多数同龄的伙伴,无论是学识,内涵或是外表,我一直都是众人赞不绝口的优异模范生,也早已习惯性的收藏着众人时时奉上的‘美语良言’。所以久之,早就了一个无论到哪都自信心十分充足的我,即使在爱情这一课上我也毫不担忧,因此更坚信的认为,将来那个被我爱上的人,一定也会一样坚定的爱上我,甚至比我爱得还要多。

呵,现在我懂了,在爱情没有来临的时候,幻想始终是幻想,一个设想的过于完美的梦罢了。谁又知,梦境与现实,却常常是逆向行驶,怪,只怪我的梦作得太美。

“是不是……哪不舒服?!”

安心揪起眉,担心的眼神。

“不是……”

我轻轻的摆摆头。

“哦……”她放下眉头,又问到,“是不是饿了?!你昨晚好像都没吃东西,一定是饿了,你等着,我现在去给你……”

“不是……”

我再次摇摇头,制止她起身的动作。

拜托,丫头,哪都别去,待在这就好。

“那……你是不是渴了?要……喝水吗?!我……”

“安心!”

我闭上眼,无力的喊了出来。

此时的心情,急躁又烦闷,内心一团火,凌乱又煎熬。

其实,我倒挺希望她能猜中我的心思,可以像以往那样暴跳如雷的瞪起眼问我:喂!你这家伙!是不是喜欢我?!

那样该多好,那样,我也许就会乖乖的说:是的,老板!我喜欢你,对不起……

喜欢却说不出口,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因为不能。有时候,往往因为在不恰当的时间说错了一句话,就会让你失去那个你在乎的人,而付出的代价,往往是遍体鳞伤的疼上一生。

最悲惨的结局,是你无数次的向老天祈祷Ta再出现,而Ta,却无数次的避而不见。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我不要轻易尝试……

我不要,我宁愿把这个浑身是刺的秘密,往心底的最深处掩埋,就算疼,也只是我一个人体会就好。

我皱紧眉,真的很疼……

“天柯?天柯!你怎么了?!头又开始痛了吗?!这……这怎么办?!我给你揉揉,是这吗?还是这?你别担心,没事的,一会就会好起来的。唉呀!这俊懿去了那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呀?!到底干嘛去了?!急死人了……”

“……”

能不能不要再这么担心我?不要紧张,不要守候,更不要有眼泪,因为,我会一再的被麻醉,一再的出现‘你也喜欢我’的错觉……

“天……天柯,你的脸,怎么……怎么会这么烫?!天呐!你在发高烧吗?”安心说着眼泪又涌了出来,“呜呜……怎么会这样?!你不要吓我,我……我好害怕……”

我感觉到她冰凉的手放在我的脸颊,可流淌到心里的,却是甘甜一般的温暖,很幸福的味道。

“我……我没事,真的……没事……”

“什么‘没事’!你现在的样子也叫‘没事’吗?!”安心突然带着‘嘤嘤’的哭调大嚷开来,“干嘛总是要逞强?!你越是这样越是会让人家为你担心,呜呜……你要觉得不舒服你就说,要是饿了想吃东西你也要说,渴了累了倦了或是觉得我烦了你都要说,你不说,我又怎么会知道呢?难道,你真的忍心看见别人为你担心的样子吗?呜呜……你这家伙,是存心想弄哭我,然后再来取笑我是吗?!呜呜呜……”

不要……不要哭……

“对不起,别……别哭了,好吗?!”

我微微的打开眼,看见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顿时又凉透了心。

虽然你哭起来很美,但在一个喜欢你的人面前哭,再美也是会伤了他。

“就只有‘对不起’吗?!”安心咬着唇抽泣着,泪珠一滴滴的滑落,“这句话,你好像每天都有跟我讲,仔细想想,你这家伙,真的是做了很多对不起我的事……呜呜……”

“……”

对不起……

“为什么我欺负你的时候,你从来都不还手?!你以为你是铁人呀?!能经得起我这有武功底子的拳打脚踢,你是笨蛋吗?明明知道我脾气坏,又暴力,干嘛不躲着我?!你这白痴,要是害怕我寻仇你可以报警啊!你可以骂我,可以怨我,可以无视我,可以想很多很多种方式来摆脱我,干嘛还要像个傻瓜一样,被欺负了还要赖在我身边,还要对我嬉皮笑脸,逗我开心,还常常自不量力的要保护我……呜呜呜……你以为你是谁呀?!呜呜呜……我最讨厌你这种家伙了!呜呜呜……讨厌!!!”

“……”

是啊!以前我也觉得自己很傻很白痴,也一直以为是脑子搭错了筋,骨头犯贱还是皮欠痒,不然怎么会在旧伤未愈新伤就来更新的恶性循环下,冒着性命不保的危险还要抱着头往你身边靠,我曾还以为自己真的失常了,喜欢上挨打?!呵,原来,我只不过是喜欢上了那个打我的人。

“还有!”安心一擦鼻涕瞪起眼,“你这家伙会不会太抠了?!连手机都要等我来买给你,难道你不知道没手机联系起来会很不方便吗?!还是你对寝室里的那台破电话机真的那么‘情有独钟’?!从认识你到现在就没见你从身上掏过一个硬币,我上回给你的那些报酬足够一个败家子挥霍一段时间的了,可是到现在也没见你有花在什么地方?!难不成你还装进罐子存进银行计划‘利滚利’了?!喂!你这没出息的家伙,该不会想就这样借此机会存钱防老吧?!”

呃……确实是存进银行了……这丫头,还蛮了解我的嘛!

可是,倒不是为了防老,再说也太早了些,我只是……只是不想动那笔钱,毕竟,我觉得那不属于我,如果,我真得花掉了,那我和安心的关系,不就彻底的‘契约化’了?!那我和安心的友谊,也是建立在金钱利益上,那,我对安心的感情,岂不是连老天都会觉得虚伪?!那,我又有什么资格配说‘喜欢’……

反正,就算穷死饿死也好,小气抠门也罢!那些钱,我是绝对不会动用的。总有一天,我会物归原主。现在,就让我们继续保持这种不寻常的‘契约关系’吧!你还是古灵精怪的‘刁蛮老板’,我还是财迷心窍的‘受气男友’,烦了给你解闷,累了给你捶背,恼了给你出气,倦了给你肩膀,哭了就给你擦擦眼泪……

“呵……”

想到这,我不由轻笑一声。

“你这家伙,就只知道傻笑!”安心说着又摸了摸我的额头,紧张的皱起眉,“好像越来越烫了哦!怎么办?!哎呀,俊懿怎么还不回来?这大半夜的医生到底都死哪去了?!连个查夜的护士都没有?!什么破医院呀!!!”

呃——

“这里只是……学校的医务室……别……咳咳……别担心……咳咳咳……没事……咳……”

该死,喉咙一阵干涩,肺部只感觉有些不适,忍不住就咳了出来,却不想没完没了了。

“你看你咳的这么厉害,还说‘没事’?!你先别说话,等等……”安心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胸口,随即从袋里掏出手机,又一阵抓狂的尖叫,“有没有搞错?!这个时候没电?!怎么办嘛?!充电器又没带身上,哎呀,怎么这么背呀?!气死我了!!!”

“呃……”

呵呵,可爱的家伙!

“天柯,你盖好被子,躺在这别乱动,我出去找找俊懿,马上就回来!”

“啊?!”

“怎么?”安心一愣,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我,“你害怕吗?!”

擦——!!

“不是……咳咳……我……咳咳咳……”

是。我害怕,害怕看你头也不回的离我远去,害怕等待你潇洒的一去不返,更害怕,在下一秒会撞见,你跟另一个人的出双入对。在我如此需要又如此脆弱的时候,只想你留在身边,有没有医生,会不会病死,都不重要。

“你咳的越来越频繁了,不能再拖了,你别说话了,我马上就回来,哦?!”

“安心!咳咳咳……”

见她转身要走,我便慌了阵脚,偏偏又一直咳个不停,情急之下我抓住了她的手!!!

“……”

“……”

是不是有点过于激动了?!

手心里那双冰冷的小手似乎有些颤抖,这丫头很冷吗?!我抬眼一看,果然穿得很单薄!

“你……你干嘛?!”

安心不自主的瞥向一边,羞涩的表情。

“我……咳……我……我想喝水。”

唉——悲剧!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眼下只能想出这烂招了,只要能把她留住就好。

“喝水?!哦,等等啊!”她快速的走到桌子边,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端了过来,“来,我扶你起来。”

“咳咳……没关系,我自己……咳咳……自己可以……”

我卖力的侧过身,努力的挪动着身体,又感觉一阵晕眩。

“都说了不要逞强!”安心将开水放在椅上,跳了过来,又絮叨开,“你这家伙,开口要别人帮忙又不是很丢脸的事,干嘛总是喜欢逞强?!谁不知道你是豆芽菜……”

“……”

唉……

?!

还没反应过来,一双纤细的手穿过我的身体,细柔的发丝轻轻的拍打着我的脸颊,一阵糖果味的淡淡清香扑鼻而来,我整个身体顿时被有力的托起,一阵惊愕,夹杂着一丝恐慌,眼前瞬间闪过一道空白,汗——

这丫头的力气,还真是难以捉摸……

“来,靠好。”

她又把枕头翻好示意让我靠着。

“呃……谢谢啊!”

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丫头也有细心的一面,呵呵。

“来,拿着,小心点。”

她拿起椅上的那杯开水,小心翼翼递到我面前。

“谢谢……咳咳……”

我缓缓的接过,手在微微的颤抖。

“唉,不行,这样下去会咳出问题来的!你先喝口水,再休息一会,我出去找找旁边有没有医生,顺便看看俊懿那家伙,到底是不是被狼给叼走了……”

“……”

还是要走……

是真的这么关心我,还是才不见一会,就那么想他……

呵,我真是笨,无论我做什么都是没有用,如果她的心不在我这,我又何必困住她的人?!我不懂,我真的不懂自己,明明知道没有用,什么都改变不了,但还是一个劲的想去做。明明知道应该要和她保持距离,才不会愈陷愈深,可还是无法接受,哪怕一秒不见。

傻瓜,我真的是个大傻瓜!不是都警告过自己无数次了吗?!安心和萧俊懿,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只是个‘过客’,像叶轩一样,匆匆的留下伤疤或快乐,陪着小公主等待真命天子的出现,一个可以轻描淡写却又不可获缺的伏笔人物,一个用来衬托‘主角’的‘配角’罢了!呵!原来,我一直都只是个‘配角’……

“啊——”

一没留神,杯中的热水泼洒了出来,直倒在手背上,顿时疼的叫出声来。

“怎么了?!”门口的安心停住脚步,见我抱着烫伤的手,立马焦急的跑过来,“怎么样?被开水烫到了吗?我看看,天呐!到底是哪个该死的家伙,烧这么烫的开水?!都烫红了,一定很疼吧?!哎呀,怎么办?!豆芽菜,你还好吧?!千万不要再晕倒,来,我给你吹吹……”

“呃……嗷……不用了……我……咳咳……我自己来吧……”

我避开她的眼神,躲开了她的手。

距离,记住,要保持点距离。

“哎呀!都说了我来啦!你现在还咳的厉害,本来就有伤在身,又发着高烧,现在又烫伤了手,怎么会有力气吹嘛?!”

她不容我多说就把我的手硬扯了过去,抢不过她,汗——

“那……麻烦你了……”

这下,可真的是全身都挂满了彩,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疼了,已经麻木了……

她轻轻的捧着我的手,细心的吹出凉气冷敷着每一寸红肿,那谨慎的神情,专注的目光,还有那噘起的樱桃小嘴,小心翼翼的可爱模样,无一不让人心动,叫我怎么能狠的下心?!

唉——

‘怦’——!!

门突然打开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这么晚把您叫醒,但我朋友情况确实很紧急,刚醒来一直在颤抖,您快看看——”

听见俊懿的说话声,我和安心一同望去,接着看见他推门而入,再接着,便见他愣在了门口。

我见他身旁还随同了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还一脸倦意的打着哈欠,看样子是特意为我去‘请’来的,呃……

“……”

我立即发觉俊懿眼神中不寻常的怪异,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的手上。

不,确切的说,是我那只,被安心捧在手心,正埋着头轻轻吹敷的手。在他的惊愕的脸上,我仿佛看到了那份似曾相识名为‘肝肠寸断’的醋酒,也看到了那个曾几何时,常常独自垂伤的自己……

?!

糟了,俊懿?!

他……一定是误会我们了!!!——延伸阅读(爱 情 契 约——NO.17)

幻想封神online满vip版手游

306彩票

三剑豪无限内购版

御剑灵域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