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瓜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压缩钢铁产能任重道远行业频频推出新政策机床

发布时间:2020-10-19 05:08:53 阅读: 来源:瓜子厂家

中国11月份粗钢产量创下2013年以来的单月最低水平,产量下降部分归因于季节性因素,同时也因为政府推出了限制钢铁产能的措施。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2月11日报道指出,中国钢铁产量占全球产量的近一半,钢铁产量是工业需求的风向标,并影响着国际铁矿石价格,后者是钢铁生产的原料。中国国家统计局10日公布,11月份中国钢铁产量为6090万吨,较10月份下降6.5%,为2012年12月份以来的最低单月产量。

数据供应商钢铁指数分析师称,产量下降的部分原因是,冬季建筑和其他项目建设活动放缓,导致钢铁需求减少。

报道称,不过中国钢铁企业也面临其他挑战。中国领导人希望把经济增长模式从投资驱动转向由内需和本地创新拉动。投资带来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可刺激钢铁企业等重工业的需求。

中国政府11月公布了压缩钢铁产能的新政策,其中包括延长停止审批钢铁项目的期限。中国钢铁工业协会9日发布报告称,随着一些地区执行严格的环保政策,部分钢厂已开始停产。

有关部门也着手关闭一些钢铁企业,11月份拆除了河北省北部的一个钢铁生产设施。出于控制污染等目的,政府一直在致力于压缩钢铁产能。

一些分析师预计,从长远来看,这一趋势预示着铁矿石和其他钢铁生产投入原料的需求将出现下降。

惠誉国际评级驻新加坡的主管林树毅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由投资拉动向消费拉动型转型,预计对金属的长期需求增长将放缓。

但是一些观察人士表示,目前这种经济战略的转变还不会对钢铁制造商产生重大影响。

大宗商品价格和资讯提供商普氏能源资讯表示,被关停的河北钢厂的年产能不足700万吨,而全国的年产能估计为10亿吨。普氏能源资讯表示,遏制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努力在2014年不大可能取得任何进展。

尽管11月份的产量下滑,但是中国今年的钢铁产量仍有望超过去年7.165亿吨的产量,创造年产量纪录。今年前11个月中国的钢铁产量达到7.13亿吨,因第三季度产量较高。

报道认为,中国继续依赖刺激基建投资来促进经济增长,这支撑了对钢铁和铁矿石的需求。

中国11月份进口铁矿石7780万吨,大部分来自巴西和澳大利亚,进口量创月度纪录。这提振铁矿石价格由今年早些时候的跌势中反弹。钢铁厂通常会在年底时囤积铁矿石,因为受寒冷天气影响,国内矿山的产量下滑。

中国政府在夏季推出了方便公司进口铁矿石的政策。中国钢铁工业协会9日表示,新政策7月开始生效后,又有68家进口商获得了铁矿石进口资质,之前拥有该资质的进口商只有118家。

报道称,毫无疑问,降低对重工业的依赖程度可能导致中国整体经济增长放缓这将对钢铁和铁矿石产生重大影响,但是这需要时间。

年终岁尾,淘汰落后产能酝酿的新标准或使钢铁企业陷入一场无法预期的危机。

经过几年的发展,钢铁企业“老问题”其产能过剩亏损依旧。来自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10月份,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7.16%亿元,环比下降47.46%,亏损企业18户,亏损面达到20.93%。

相关数据表明,三季度钢铁业销售利润率为1.1%,经初步季节调整,远低于全国工业平均销售利润率5.5%。1至10月,大中型钢铁企业的销售利润率仅为2.43%,一直处于亏损边缘。

种种迹象表明,整个行业亏损几乎“无一幸免”,钢铁行业形势依然没有走出低迷。

在金模网钢铁产业研究中心罗百辉看来,钢铁行业快速增长的时期已一去不复返。其原因来自产能过剩,铁矿石方面没有话语权导致了低盈利的状况。短期内,我国钢铁企业微利运营的主基调很难得到改变。而是应该关注行业大调整的必然性和长期性,切实解决产能过剩这一主要困境。

目前工信部正在部署新的淘汰产能过剩的标准,今后将不再用高炉设备等装备容积率来做淘汰落后产能的指标,而改用节能环保总控制。

工信部原材料司钢铁处处长徐文立表示,每一次,单单提高炉容标准的话,都会带来新一轮产能扩张,过去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工信部跟国家发改委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沟通后一致认为,该淘汰标准不科学,所以在“十三五”中不会再将高炉容积标准作为淘汰落后产能的衡量指标。今后将强化钢企节能环保和社会责任目标等来代替高炉容积标准,这些标准正在研究。

据悉,在严格控制新增产能的要求下,对于部分地区指标不够的情况,正在研究跨地区产能指标交易制度。

生意社钢铁行业分析师何杭生认为,此次改用节能环保标准是用更严格的标准来淘汰落后产能,且淘汰落后产能的面也在扩大。如果用环保标准来衡量,直接的表现就是未达到环保标准的高炉一律淘汰或是取缔和整改。那么即使有些容积率大的高炉,只要是环保不过关,照样淘汰,这对于产能减少来说是个较大助力。且大高炉想要整改或是重新建设,需要一笔庞大的资金支持,因此新建项目随之减少。

钢铁企业在淘汰落后产能中将改用节能环保总量控制,罗百辉认为,新政将会是改变钢铁产能过剩的一把利剑,同时也符合绿色钢铁产业发展的需求。

新标准的实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国内有的钢铁企业没有上脱硫烧结机和在线监测,新标准实施也会涉及企业诚信体系建设等之类的问题。对于如何监管还有指标设立也很难,目前只有用节能环保做淘汰落后产能标准是比较可行的。

过去,企业为了扩产,往往在拆掉部分高炉的同时,又兴建更大的高炉。而如果改用节能环保总量控制,将能有效地杜绝‘拆小建大’的问题。对于钢铁企业来说,为了达到节能环保标准,必须对企业生产进行投入和改造,企业负债率将出现过大。而随着淘汰落后产能新政策的陆续发布,必然造成一些企业的资金链断裂。罗百辉建议,政府在淘汰落后产能过剩的同时,应建立钢企退出机制,为退出企业解决遗留贷款、关停善后、人员安置等问题,将退出企业的损失降到最低。

SPC石塑地板设备

房车生产厂家

人脸识别闸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