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瓜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候鸟育种家战南繁基地拼出育种魔方广南杜鹃

发布时间:2020-10-19 04:20:47 阅读: 来源:瓜子厂家

候鸟育种家战南繁基地 拼出育种魔方

当地的黎族农民已经成为基地玉米授粉和收获材料的好帮手,每年春节,基地的科研工作者都是和当地的黎族农民一起过年。图为赵久然(右)和黎族农民王进祥在玉米田里收集种质材料。

编者按

有人说,他们是候鸟,循着育种的技术路线图,追随太阳;也有人说,他们是荆棘鸟,育种基地就是那棵荆棘树,优质的品种和农民的微笑是那曲响遏行云、无比美好的歌。他们就是南繁基地里的育种家。

本期“走近育种家”带您走进北京农科学院玉米研究中心的南繁育种人,这支成立于近20年前的“玉米团”,在团长赵久然的带领下,已经研发培育并通过审定的玉米品种达80多个之多,其中更有京科968、京科糯2000等明星产品。请看——

如果不是穿着印有北京农林科学院玉米研究中心字样的白大褂,站在密如青纱帐般的玉米地里,面庞晒得黝黑的邢锦丰和一个普通的农民几乎看不出什么区别。正月初五的清晨七点,邢锦丰的家人,可能正在北京的家中煮下一锅“破五”的饺子。而这位研发了京科968雄性不育制种技术的副研究员此刻正在祖国宝岛最南端,海南三亚市南滨的南繁育种基地里。

见到玉米地一下子轻松了

北京农林科学院玉米研究中心(以下简称玉米中心)主任赵久然研究员,正月初四起个大早,带着年味乘早航班赶往位于三亚的南繁育种基地。为了省点机票钱,他们避开了北京到三亚的旅游热线,先到海口再换乘车到三亚。到达位于三亚南滨农场的育种基地时已经是满天繁星了。但熟悉的田野气息扑面而来,见到玉米田,一天的旅途劳累一下子消失了,立刻让这位从事玉米科研工作三十多年农业专家,显露出孩子般欢喜的神情。“羊年春节晚来了一些,避开了玉米授粉高峰时节,育种人员难得像今年这样回家过了个团圆年,但在南繁育种基地过春节也别有情趣。”

赵久然的微博名字叫“玉米团长”,这个团长领导的队伍可不一般,北京农林科学院玉米中心从1997年成立至今,研发培育并通过审定的玉米品种已有80多个,这支包括王元东、卢柏山、邢锦丰等在内,由30多位育种科研人员组成的“玉米团”已经成为我国玉米育种大军中数一数二的“先锋部队”。

2月底3月初,正是南繁基地收获育种材料的时候,从事大田玉米育种的副研究员王元东扎进玉米田垄间,将收集起的一袋袋材料挨个贴好标签。“每一行玉米收获的是一种种质材料,有着自己的“家谱”,每亩地有四百多行玉米,算下来,这么一片100多亩的育种基地要收获好几万种材料。如果把哪个玉米穗放错了袋子,或者把标签贴错了,那整个实验过程就都前功尽弃。”王元东告诉记者。

品类的繁多,让“掰棒子”这个貌似最“狗熊”的工作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拆下一穗穗套着授粉袋的玉米,将同类材料收集在一个个透明的网袋中,并在记载本上详细地记录下材料的名称、组配任务和性状特点,如果有收玉米速度比赛,这恐怕会是一场速度最慢的收获。

不断趋近零缺陷是育种科研职责所在

在玉米中心的150亩基地里,有那么几亩玉米显得格外可怜。叶子完全干枯,玉米穗上的籽粒干瘪瘪的,细瘦得可怜。“这是研究抗旱品种所进行的破坏性控水实验。”赵久然告诉记者,这些玉米分别从拔节期、大喇叭口期、吐丝期等开始“一水不浇”,在海南的高温旱季里承受最残酷的缺水考验,为的是能够选育并鉴定出最抗旱的品种。

他们选育出的抗旱高产品种“京单28”使北京得以在2007年开始大规模推广“雨养旱作玉米节水科技工程”,使京郊玉米生产基本实现了“零灌溉”,平均每亩玉米可以节水至少50吨以上。

“玉米是增产潜力最大的c4作物,并且每生产一公斤玉米籽粒,同时可以吸收3.3公斤二氧化碳,释放2.4公斤氧气。如果玉米再不需要灌溉,它不仅有生产粮食的功能,也有固碳放氧和节水的生态作用,还有什么比玉米更好的‘生态作物’?”

除了严酷的“控水试验”,玉米中心基地里还有每亩20000株的“耐高密”试验,使授粉期处于5月份的“耐高温”试验等。“就有点像玩一个魔方,对齐一面两面容易,把六面都对齐是很难的。同样在育种中选育出具有一种或几种优点的品种并不难,难的是没有“缺陷”,往往是顾此失彼。哪个面都不能少,只有六个面都拼凑整齐了,才是一个完美的作品。”赵久然走在“耐高密”试验的玉米田埂上,掰着指头说:“高产、优质、多抗、广适、易制种,……育种过程中努力追求品种的‘零缺陷’,才能实现在生产推广中的低风险。这是我对商业化育种核心的理解”说到这儿,赵久然笑了,“绝对的‘零缺陷’玉米品种肯定是没有的,但是它可以通过遗传改良不断趋近,这也就是育种科研工作者的职责所在。”

科研成果是真正的生产力

刚刚过去的2014年,可能是赵久然和他的团队最开心的一年,他们选育的京科968、京科665、nk718、京农科728等系列品种在生产上大面积推广,得到市场广泛的认可与农民的高度赞誉。其中京科糯2000多年来一直是我国糯玉米面积最大的主导品种;京科968面积快速上升,已成为“千万亩”级的主导品种;京农科728不但耐旱节水,耐密抗倒伏,而且实现了直收籽粒的全程机械化大面积生产。京科968雄性不育制种技术也获得成功,这项技术让制种母本实现雄性不育,不仅能够更好地保障种子的纯度质量,而且可以大大降低制种过程中控制授粉的人工成本。“在甘肃张掖,采用雄性不育化制种技术能够使每亩制种成本至少下降200元。有5万亩的京科968制种,就能够有1000万元的成本降低。这就是科研成果转化而成的生产力。”赵久然说。

“京科968”高产、优质、抗多种病害、适应性广的特性,使得赵久然的团队创下了一次品种技术转让费2000万元的最高纪录。而玉米中心选育出的京科糯2000等10多个系列鲜食糯玉米品种,更是占到了全国糯玉米种植面积的一半以上。

即使每年如候鸟般追着太阳育种,一个新的品种,从开始选系到配制杂交组合,再到多年多点试验,通过审定,实现推广,都需要近10年的时间。“一颗好种子,从育种田到农民田,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育种人员清楚南繁的重要性,因此即使时常放弃过“团圆年”也要来南繁,他们有自己的信念、目标和追求,痛并快乐地工作着!(农民日报)(责任编辑:董艳雪)

北京治白斑排名

广州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个好

治白癜风医院怎么样

相关阅读